台湾中国画百年历程

时间:2014-07-17 18:34:46 点击: 【字体: 收藏



台湾中国画百年历程(老丁) 
 
    台湾自古以来就属于中国。台湾的文化也是整个中国文化的一部分。台湾自1895年被日本侵占至1945年重归中国,有半个世纪处在日本的殖民统治下。1949年以后,国民党当局又自大陆退居台湾,人为地造成了大陆、台湾的隔绝状态。但是台湾的文化始终是整个中国文化的一部分。在这一百余年的时间里,由于台湾政治、经济、社会及文化的种种变化和外来因素的影响,使台湾水墨画在保持中国画传统的基础上,又有其自身发展的许多特点。
    日本侵占时期,侵略者对反抗的台湾人民实行残酷的军事镇压的同时,加紧文化方面的征服和奴役。组织诗社、画会,软化和腐蚀台湾人民的民族意识,使台湾中国传统绘画的发展受到了限制,甚至遭到扼杀。西方美术及其创作观念却被留学生带入台湾。20年代中叶,台湾具有民族意识的资产阶级发动了‘治湾议会设置请愿运动”,并成立了台湾文化协会。旨在宣传台湾本上中国的传统文化。对此,日本殖民当局干1927年,通过在台湾的黑壶会、日本画协会等日本画家组织作发起人,以台湾教育会的名义,举办台湾美术展览会(简称“台展”)。这个展览会至1943年止,共举办了16届,其展品主要是西洋画和东洋画。那些保持中国民族传统的画家的中国画作品,就被以种种理由拒绝入选,使中国画在一定程度上遭到扼杀。在日本侵占之前,台湾画家主要从事中国传统绘画创作。其作品风格一般多接近明代吴门画派,同时亦受清代扬州八怪的影响,笔墨较为粗放,内容为传统的绘画题材。著名的画家有洪以南、朱少敬、张纯甫、施海樵等人。台湾沦陷后,在台北、新竹一带仍有一些画家从事中国画创作。著名的有蔡雪溪、蔡九五、蔡大成、郑香圃、范耀庚、郑江立、陈湖古、陈心授、李学樵、张金桂等人,他们以山水、花鸟、鱼虫、走兽等传统题材为表现对象,作品的思想内容和表现形式也与明清时期的文人画一脉相承。而林玉山、郭雪湖、陈进等人则以水墨写实技巧,描绘台湾乡村景色及现实中的人物,在题材上有一定的开拓性。其代表作品有《水牛》、《大南门人》、《林壑飞泉》、《圆山附近》、《姿》、《罂粟》、《朝》等。这对当时以临摹仿古为能事的传统中国画创作,是一大冲击。但以后由于日本侵略者在文化上的种种限制,使中国画这一民族传统美术的发展,受到了阻碍。
    1945年,日本战败投降,台湾重新回到祖国的怀抱。台湾美术也摆脱了殖民地化的影响走上了民族美术复兴、发展的道路。50年代后,西方现代美术大量涌入,台湾美术又呈多元化局面,也使传统中国画艺术得以复兴。光复初期,在台湾先后举办了一系列中国画展览,主要有:中国古代美术展(1947)、敦煌画展(1947)、忻庐集书画收藏展、关良戏曲人物展以及丰子悄、刘海粟等人的作品展览。1949年后,一批画家由大陆来到台湾,其中有博心亩、黄君壁、梁鼎铭兄弟、汪亚尘、刘狮、郑曼青、李仲生、朱德群、孙多慈、孙云生、席德进、何明绩、江兆由等人,1974年,张大手也由美国到台湾定居。他们和台湾本土画家一起,为中国传统美术的复兴和发展作出了贡献,使中国画成为台湾最受欢迎的绘画品种。这一时期,新一代画家也开始成长起来,较知名的有:喻仲林、王耀庭、周澄、郑善清、李义弘、何怀项、江明贤、李奇茂等,他们擅长山水、人物,作品在继承民族传统的基础上,又注入了现代人的审美意识。书法方面的代表人物有于右任、曹秋圃、庄严、台静农等。篆刻名家有王北岳、陈直庵、曾昭杰、陈昭贰、林天衣等。另外,台北“故宫博物院”也于1965年开馆,该馆藏有原藏北京故宫的数十万件珍贵文物,并定期举办各种类型的艺术藏品展览,对中国传统美术的传播和研究也起了重要的作用。
    1949年,随着中国大陆的解放,国民党政府退居台湾。为了巩固其统治,当局推行了一系列反共政策,采取了“整肃”岛内进步知识分子的严酷措施。如1949年逮捕画家王白渊,由大陆来台的画家及青年学生,遭到无端的怀疑和监视。木刻家黄荣灿于1955年死于狱中。不少画家因怕画面红颜色太多而将作品从展览场地撤下。高压和恐怖的政治空气使台湾美术创作呈现出沉闷、停滞的状况。多数画家则为了避祸,而没溺于风花雪月等题材的创作,离开了对现实生活的关注。
    50年代初,即有一些画家利用展览会和报刊杂志,宣传并移植现代主义美术,到1956年以后,现代美术运动兴起。一批美术院校的学生对于它办的美术展览的门阀。进阶式的评审制度和美术界的沉滞、僵固、保守、单调的空气不满。他们主张突破传统,跟上世界美术的潮流,探索现代中国画的道路,要求自由办展。这对台湾美术界产生了极大的冲击。产生了一批现代中国画作品,其代表人物有刘国松等。在“新国画探索”方面作出努力的画家,如陈其宽、罗青、楚戈、管执中、洪根深等。50年代中后期,台湾产生了十几个旨在宣扬现代主义美术的团体,如五月画会、东方画会等。这些团体的观点和主张各不相同,有的宣扬全盘西化,有的主张革新传统,有的寻求个人的艺术面貌。
    现代主义美术的兴起,客观上说是对国民党当局高压政治的一种反对,是人们内心苦闷情感的一种宣泄,许多深沉的悲愤也是借此得以表现的。但是,总的来讲,这一时期的作品还是输入、模仿多于创造,因此,有人认为这一时期并没有产生多少好作品,但却造就了一批勇于探索、创新的青年画家。
    1960年后,随着台湾经济的迅速增长和工商业的发展以及西方文化和生活方式的影响,台湾美术开始向多元化方向发展。画廊业在全岛兴起,仅台北一地就有三十余家,由于市场机制影响着书画创作的方向,商品化思想抬头。1976年-1979年间,在台湾爆发了一场影响深远的争论,这就是以“爱国家、爱民族、关心社会大众生活”为内容的乡土文艺运动。人们重新审视国土和人民,关心国家统一、民主等社会问题。在中国画创作中,画家多表现民间人情风俗,重视借鉴吸收民间艺术的表现手法。80年代后现代美学观念的渗透,催生了许多新的类型与趋势,如抽象型、超写实型、色彩型、民间意趣型、新文人写意型等。随着大陆的改革开放,大陆与台湾画家的交流机会增加,许多台湾回家对大陆山川、风情及中国的传统文化有了进一步的了解与认识,眼界大开。描绘与表现内容也大加扩展,除呕歌自然美、抒写性灵之外,还进行了种种尝试性的追求。本土色彩、群体性也有强化的趋势。由于外来影响和革新者的大胆思考与实验,中国画的论争也在岛内掀起。台湾中国画的创作呈现出多彩的面貌,其势正方兴未艾。

相关文章